十九的菜

《我一生追随的光》

《救赎》

合志文解禁

@草莓味的冰淇淋奶昔 




文笔勿戳


〖三舞cp向〗



遥远的云鬓尽头,洁白的霞光笼罩着整个神界,看起来既浪漫又无比的肃穆庄严。

 

而有一处地方的景象却与整个神界都为之不同却又十分融洽地兼容着。

 

神界一端,粉蓝两色的无尽霞光回旋在一处府邸的上空,经久不散。

 

说是府邸,看起来却更像是一处奢华的木屋而已。

 

但从中散发的强大神祇的压迫力以及精神力却层层围绕在木屋周围,崇高得不容忽视。

 

明亮的月光分出一股投进木屋的落地窗,即使被晕染得几近朦胧也丝毫不退后,仿佛里面有什么在深深地、深深地吸引着它。

 

借着月光从窗口下望能隐约看见里面两个俊丽的身影。


……


唐三自认对时间的认知和管控一向都是优秀的,也自从来到斗罗大陆后这种技能也就愈加增强。

 

可是现在唐三看着怀里的一小只,却怎么也移不开目光。

 

少女沉沉地睡着,在月光毫不保留地映照下更显娇媚。

 

长发被有条不紊安放在身旁,娇躯柔嫩又粉红,吹弹可破,仿佛男人紧拥着她的手臂稍一用力就能轻易勒出红痕,五官精致似是林中精灵,漂亮的美睫长而卷翘,时而颤动两下就能勾得唐三心猿意马。

 

一股热意直冲脑门,唐三只觉自己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炙热又要冲天而起,立刻起身悄无声息地瞬步至浴室,打开花洒让冰凉的冷意将他欲望冲散。

 

防止将床上已经累得不行的人儿再次祸乱。

 

半刻钟后,男人拿起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才轻轻打开浴室门,抬头看的瞬间让他眼里只剩下了痛惜。

 

本来不久前在唐三怀里还睡得安稳的小兔子此刻正不安地紧裹着锦被蜷缩着,过了片刻,女孩似乎是安静了下来却又仿佛连这样都无法做到让她拥有足够的安全感,秀美的黛眉紧皱着。

 

无理由的,蜷缩着不敢放松,像是随时随地、四面八方的安全感都在被一丝丝的全部剥夺。

 

唐三迅速地移步到少女床侧,过程之快连风都不曾惊动。

 

蹲下身细细地观察她,用丝丝温和的精神力温柔地抚慰着少女心头上的焦躁。

 

察觉到熟悉的气息,床上蜷缩着的小小只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手还是不安地紧紧拽着锦被。

 

唐三眼里的痛惜久久不散,但却始终用着极尽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不敢泄露分毫。

 

小舞已经不是第一次像今天这样了。

 

虽然小兔子清醒的时候没有流露出半分的异样,但是每每熟睡的时候他稍稍不在身侧,就会极度的缺乏安全感。

 

这个现象从她复活时开始就一直存在着,就连小丫头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症状。

 

唐三对这件事是痛心的,还有那浓浓的内疚夹杂在内。

 

他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他。

 

因为她把她的一切都给了他。

 

先是对他数十年的陪伴,再是那颗强大到包容万物的心,以及那十多年本该属于她的荣光。

 

最后甚至,她连她的命也一并舍弃给了他。

 

完美复活?

 

哪有那么幸运?

 

心灵和灵魂上的受挫让她即使成功地融合了本体和灵魂,却也因为魂环长时间的在他体内,而产生了共振,这也是为什么一旦他离开,睡梦中的小兔子就会极度的缺乏安全感的原因了。

 

说起小舞的献祭。

 

唐三虽然现在已经身为神界神王却也始终不想再回忆起那个血红色的夜。


……


血红色的彼岸花飘荡在空中,林中的两道身影急速地奔逃着,在他们身后是无数道黑影和魂技之间交融的光晕,似乎时刻都能临近将他们吞没。

 

小舞依着唐三的计划背着他急速奔逃,面上是警惕的神色,心里却早已经苍凉无比。

 

逃不掉的,逃不掉了。

 

心里的绝望没有被少女流露出丝毫,但唐三还是顷刻发现了她的异样,带着茧的大手交握住她的手心。

 

从来都是这样,他对自己一直都是这样的在乎,哪怕只是那么短暂的出神。

 

“小舞,别怕,我们会安全的……”唐三笑着对小舞说,话语中透着一份莫名的自信。

 

小舞抬头,对上了一双温润深沉的眸子。

他眼里有着坚定。

 

这份坚定,让小舞有些害怕,她总觉得哥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来不及深思,身后的人已经追了上来。

 

“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焱追了上来狠狠地盯视着两人。

 

五年了,这个当初让自己受尽耻辱的人终于落进了自己的手里!

 

唐三紧紧拽住小舞,阻止她上前。

 

“既然你们愿意多送上几个垫背的,我为什么还要跑呢?”唐三笑得很淡,眼里却有着坚定。

 

暗暗运转着玄天功,看向身侧的小舞,眼里有着不甘和不舍。

 

小舞紧紧地依偎着他,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埋进男人的怀里,目光坚定。

 

死,又怎样呢?

 

只要身旁是他,就算是死也无所谓了。

 

只要是他,她无畏。

 

感知着小兔子的情绪,唐三的手紧了紧她的腰肢,海蓝色眼眸里的柔情几乎要溢出来。

 

他太弱小了,弱小到甚至都保护不了她。

 

但好在,他还有一条命在。

 

随时都准备为她而牺牲。

 

“动手。”

 

身后传来一声暴吼,黑影如箭矢般冲向了二人。

 

唐三看着小舞,小舞也同他对视,两人眼里流露出的决断不容忽视。

 

黄昏的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让男人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晦暗不明。


……


果然,小舞的预感成真了。

 

她看着男人将她封上穴位,掷向遥远的高空。

 

看着他的八蛛魂骨和包裹在周身的蓝银皇层层碎裂。 但她却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连基本的动弹都是奢望。

 

“啊——”

 

终于,一声刺耳凄厉的尖叫从小舞口中传出,血红色的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

 

她看见他将右腿甩向那墨绿色的魂力光芒,剥下了那蓝盈盈的骨,然后将生的希望抛向了她…

 

“小舞。魂骨技能飞行,快走——”

 

活下去......

 

他的嗓音已经沙哑。

 

顷刻,小舞清澈的眼眸在那一瞬间呆滞了。

 

她目光所及只剩下那个浑身血污的男人。

 

小舞看着自己毕生的爱人,看着他将一片八蛛矛的碎片掷出,最后犹如蝠翼般插入他跳动的心脏。

 

“哥——不要——”

 

唐三看见了她眼里的泪,但却只是温柔地对着她笑——对着他毕生唯一的意义。

 

那块蓝盈盈的骨,急速地朝着少女的方向而去,在空中留下一道凄美的弧线。

 

女孩的眼早已被泪水浸得模糊,伸手向着男人的方向抓去。

 

八蛛魂骨的毒素已经开始蔓延了。

 

他正在用最后的生命力替小舞的逃生拖延。

 

天空上的光芒大盛,无数根细针从唐三胸前射出,穿过黄昏的云,无视风的阻,急速的朝着那群黑影而去,势如破竹。

 

而唐三也已经在做完那一系列的动作后,彻底得安静了下来……

 

小舞的双眼充斥着红,而流露出的目光却是让人沦陷般的温柔。

 

她想明白了一切,想明白了那时他眼中的决绝到底为何。

 

但是,她这次,却不能让他的计划完成!


……


朦胧的红光中,女孩透彻晶莹,手里轻轻地抓着那块蓝盈盈的魂骨,慢慢安放回原位。

 

强光闪耀,结界中。

 

小舞抱着唐三缓缓下落,轻声温柔地向爱人诉说着她对他的思念。

 

红色的火焰已经开始在她的身上燃烧,每燃烧一分,她的身体便淡一分,唐三的痛楚也便是跟着多了一分。

 

他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逐渐被血焰包围,却无法阻止这一切。

 

他内心在嘶吼,在挣扎,但却就是无能为力。

 

他只能看着她的身体慢慢地淡化,看着她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后,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若有若无的吻,直到最后,她带着那温柔的爱意消散,融成那血色的十万年魂环。

 

胡列娜已经痴了,她看到了完整的爱。


他为了她,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自杀取骨。


她为了他,可以燃烧自己的生命。

献祭魂环。


这样强烈的爱意让胡列娜的心脏都被撕扯着。

难怪,难怪。


难怪他对自己的示好完全不为所动,难怪她从未在他的眼里瞧见过自己。

 

原来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这般完美的爱人。

 

赶来的两大魂兽看着空中快要消散的虚影,僵硬地走不出半步。

 

晚了,晚了……

 

一切都……


天青牛蟒:“小舞姐,真的,值得吗?”

 

天青牛蟒远远地望着小舞那双十分温柔的眼眸,也在那一瞬间,他知道了答案。

 

值得,为了他,一切都,值得。

 

也是在那一瞬间,小舞的身体,彻底的,消散了。

 

空中除了那血色的圆环,还余下淡淡的粉色魂力波动。

 

那是她现在仅有的,存在过的证据了。

 

唐三看着小舞,从挣脱、燃魂、消散的全过程。

 

心也已经随着碎了,难以拼凑。

 

只余下那空洞。

 

一只柔软的柔骨兔伴着血红的相思断肠红落在他的掌心。

 

周围的人早已散去,而那血红色成了他永久的痛。


……


回过神来,天已经蒙蒙亮,唐三就在床榻边坐了一整夜。

 

幡然醒悟过来,眼里的杀意还久久不散。

 

唐三呆愣地扫视着周围,目光所及,都是熟悉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再看向床上时,瞬间地直立起来,眼里的寒意外泄而出,周围顷刻间冷的彻骨。

 

鬼影迷踪催动到极致,唐三四处地瞬步,寻觅着那抹能让他安心的娇美身影。

 

四处搜寻不得见,唐三的心理在逐渐发疯的边缘。

 

在哪?在哪?到底在哪?!

 

“哥,你醒啦!”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声音。

 

唐三转过身飞快地抱住她,紧紧地抱着。

 

怀中的人儿也不挣扎,只是回以微笑,轻轻地环抱住他。

 

“哥,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小舞轻声问道。

 

唐三也不回应她,只是手臂收得越来越紧,将脑袋死命地向着小舞的颈窝里拱,毛茸茸的触感惹得小舞好一阵儿娇笑。

 

“哈哈~哥,不要,好痒啊~”

 

唐三抬头看着娇妻眼角笑出的泪花,伸出手指拾去,放在唇边舔了舔。

 

甜的。

 

小舞看着他的动作,呆了片刻。

 

并不是因为他的行为,而是因为小舞看到,他的眼睛已经一片血红。

 

唐三还在静静看着自己的指尖,仿佛被舔舐掉的那滴泪还存在。

 

小舞看着这样的哥哥,心里不禁一揪。


抬手捧起他的脸颊,注视着他血红的眼睛,眼里的温柔无需刻意,仿佛让人沉溺般的柔,天生就刻在她美丽通透的眸子中。

 

“小舞,我……”唐三犹豫了半晌还是没有说出来,他不想再因为自己让她想起那一幕幕而伤心难受。

 

可敏锐如小舞还是看透了唐三眼中的意思:“哥,你……是在想我献祭时……唔” 

 

没等小舞说完,唐三已经抢先一步封住了她的唇,温软的触感遏制住了唐三心里的躁动和不安。

 

片刻后,在小兔子觉得快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唐三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小兔子的唇角,看着她羞得满脸通红地锤着自己的胸口,唐三才觉得心情渐渐好了一些。

 

小舞对唐三的重要性是无法言喻的。

 

自他来到这个世界时,六岁觉醒武魂后,到诺丁学院起,她就一直一直陪伴着他。

 

陪他在假期时一起归家,又在父亲离家时鼓励他,陪伴他。

 

直到进入史莱克学院,精英大赛时,他才开始渐渐了解到了自己那名为爱的心意,而他对她的在意和占有欲却很本能的在刚入学院的时候就开始随着爱意而逐渐的爆发。

 

在一次史莱克三怪帮助邪火凤凰教训猥琐大叔的时候,那胖子说自己要对小舞以身相许的,那时他只是淡淡地用异常怪异的语气问了他一句。

 

“你要对谁以身相许?”

 

当时马红俊听了,立刻开始打马虎眼,不再轻易吭声,以防不测。

 

回想着唐小三那时要杀人般的语气和眼神,马红俊直到成为唐门副门主,一代封号斗罗时想起来还会感到后怕,仿佛自己身后不远处就站着那个修罗的代言人。

 

马红俊为自己年幼时的不着调和花样作死捏了把汗,他那时真的是在三哥的底线上反复的花样蹦野迪啊。

 

也不知道三哥当初是怎么忍住才没给自己按摩的……

 

再次感谢三哥哥当初的不杀之恩。

 

直到现在,思及此,在神界的马红俊还是禁不住地打了个喷嚏。

 

唐三以前都不知道自己那询问时怪异的语气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之后不久,他渐渐懂了。

 

可能是因为喜欢而产生的微不足道的醋意吧。

 

还好当初小舞没有半分要回应马红俊以身相许的意思,不然他想,他一定会后悔的吧……

 

想着想着,嘴里就被塞了颗糖,垂眸望去,小舞正用双指从糖果袋里捻出另一颗,放进了自己嘴巴里,高兴地兔子耳朵都晃了晃。

 

看着小姑娘一脸甜美和满足的样子,唐三愣了愣神。

 

年幼的小舞与此时的小舞相重叠,阳光洒在她的侧脸上,白嫩如玉。

 

他想,她一定是他命中上天派来给他的一束光吧。

 

照耀黑暗,击散世俗,耀眼绚丽的太阳用她独特的光辉温暖着史莱克的所有人。

同样也温暖着他。

 

这束光应当就是他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救赎。

 

她恰巧是这个世界上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第一个知晓暗器存在的人,同样,他还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这就是救赎啊。

 

每次将自己从发疯的边缘拉回来的是她,将自己碗里的肉挑到他碗里的也是她,她还是他的挚爱之人。

 

往往那些在旁人看起来细微的不能再细微的心意,对他来说却像是呼吸一样的重要。

 

而这些都是她的光带给他的,哪怕自己异样的情绪再细微,她也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并给予适当的安慰。

 

等自己反应过来身处这种美好时,她却已经被迫回归到了她那美丽的孕育出万千强大魂兽的星斗大森林。

 

没了她,事事仿佛都提不起兴趣般。

 

记忆中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时时都在勾引着他的灵魂。

 

他需要努力变得强大,哪怕只是一点点,支撑着自己,直到自己可以去见她,保护她。

 

等到再次相见时,她已经长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长长的秀发如黑色瀑布披散在身后,五官也更加精致,岁月在她以前那看起来就绝美的容颜上再添了完美的一笔,明艳的勾人心魄。

 

他又一次没出息的心动了。

 

五年的时间已经洗尽了所有。

 

女孩的脸上只余下清冷,所有曾经关于人类世界的烟火气息,已经再也寻找不见了。

 

就仿佛她从未与那喧嚣的凡尘有过一丝一毫的接触,纯净无瑕让每个人都心生敬畏。

 

但是在唐三心里,她一直一直都是那个可爱的女孩。 

 

那个就算是他豁出性命也要去保护的人。

 

看着屹立在泰坦巨猿肩头那仿如灵般的女子,世间的万物仿佛在那一瞬间都失了颜色。

 

唐三现在想想,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自己怕是在穿越而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栽在这个明媚可爱的女孩手里了吧。

 

不过,就算过程中受了再多的苦难和阻碍……

 

他唐三,亦,甘之如饴。

 

唐三笑了笑,将手指伸进糖果袋子里,捻出一颗胡萝卜形状的糖果轻轻塞进她的嘴巴,然后拭去她嘴角的糖渣,看着她甜美可爱的样子,温润地笑了。

 

其实这样也好,他永远也不会离开她。

 

这就是他这一生都在追随着的光啊。

 

他毕生唯一的意义。

评论(6)

热度(253)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